返回

萬劫踏仙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章仙人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薑娃采礦回來了,小小年紀有這力氣不容易啊!”

符伯迷起眼睛,仔細的打量這他口中的薑娃,這孩子似乎並冇有因為頻繁的勞作而逐漸瘦弱。

“嗯,符伯你又再等三娘啊,三娘最近倒是越來越漂亮了呢。”說話的少年揹著一筐礦石,笑眯眯的望著符伯

“滾滾滾,你可不要惦記我們家三娘,她以後可是要嫁給大戶人家的”符伯跟防賊似的拿起手中的柺杖就要打過去。

王薑墊了墊身後的籮筐,隨意躲開棍子就快速地消失在道路的儘頭。

村莊的西麵,一座光禿禿的山峰上,長這些許零碎的雜草,就如同王姨家那禿了毛的烏雞。

在這座烏雞山的後麵,有著那麼一座勉強可以遮風擋雨的房子,房屋的門口有著一幕看似十分溫馨的畫麵。

一位年邁的老漢坐在自家門口,享受著傍晚陽光帶來的寧靜。

身後一名妖豔女子正在賣力的給這位年邁的老漢捶打肩膀。兩位的眼神都在凝視著同一個方向,似乎十分期待著某人的歸來。

傍晚的太陽逐漸隱於山後。一道瘦小的身影出現在小屋道路的儘頭!

“不錯不錯,身體越來越壯實了。”坐在小屋門口的老漢王山扯開嗓子道。

“嗯,多虧了爹的藥草,我的身體才能越來越好。”王薑平淡的迴應著王山

“哼,今天的藥草已經熬好了,快進去!”妖豔女子薑蓮花十分厭惡的說道。

王薑麻木的放下後背的籮筐,脫下身上的衣物。走進那巨大藥池。王薑感受著藥池的藥物對身體帶來的疼痛。

原來每七天王薑就要接受自己的養父母為自己準備的藥澡,據說是能強身健體以及緩解多日來的疲勞。

當然效果也十分的顯著,如今年僅十二歲的王薑便能上山采礦,更是揹著兩三百斤的礦石於山林間奔跑行走

四年前的王薑還隻是一個無名無姓的村中孤兒,一年四季不見溫飽,當時隻有八歲的他因為營養缺失顯得比同齡人更加的瘦小。

有時為了一口吃的便拖著瘦小的身體跑去給村裡每家每戶的居民乞討。

好在總有一些好心的村民會施捨一些吃食給他,而村中的大家也默認了這一行為,如此便一直遇到王山夫婦到來自己的。

“這孩子一點也不認人,再怎麼說我們也養了他四年,居然給我們擺這幅臉色。要不是留著他還有點用真想好好教訓教訓他。”薑蓮花惡狠狠的說道

“算了,又不是你親生的,何況我們如此對他。有點氣性也正常。如果對我們畢恭畢敬,我倒覺得反而不正常。四年都過來了,也不差這幾個月了。”王山一邊貪婪的撫摸著妖豔女子的身體,一邊安慰著薑蓮花說

薑蓮花伏下身子輕輕的貼在王山耳邊“也是,不過等到果實成熟的那天,我要親自來取,也好發泄發泄我這四年來內心的屈辱與枯燥”

“行行都隨你,隻要這事成了,我這麼多年來的心血就冇有白費。”

王薑並冇有聽見屋外二人的對話,此時他正被藥草帶來的疼苦折磨著,根本無心觀注外界。

說來也怪明明身體越來越強壯可是疼痛並冇有減少半分,如同第一次泡這藥草情況一般。

入夜

王薑躺在堅硬的石板床上,被褥更是一件十分單薄,冇有絲毫禦寒作用的布皮。

在這己經早入冬的天氣下換作普通人早己經被活活凍死,好在四年來不間斷的藥草強化著王薑的身體讓他可以勉強承受。

王薑閉上雙眼,將藥草帶來的躁動平靜下來,仔細的感受著藥草給身體帶來變化,慢慢的回想起數月前泡藥草時,迷迷糊糊中看到的畫麵。

那是一朵血紅色的蓮花,上麵有著密密麻麻的文字,王薑不明白,也看不懂。

但他知道這一定與自己那養父母有關。四年前見到王山與薑蓮花夫婦時,他們以一種詭異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四處打量。

最後王山對薑蓮花說道“就選他了,身子骨差點冇事,主要是這小子是這附近唯一資質還算過的去的了。再往東走就是大宋地界了,到時蓮子成熟的氣息吸引來大宋掌器者我們也不好走。”王山也不顧王薑的想法,一手就把他扛在肩上

“而此地位於血禪寺,妖庭與大宋交界處。到時我們隻需在這等待果實成熟時取出,而後立即遁入妖庭。找尋安全的閉關處服用血嬰成就元嬰境界,到時天下之大我們也算有了立身之本啊!”

石板上的王薑明白他這所謂的父母隻是將他當作某種工具,而等到自己失去了價值,他們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將自己給殺死,所以他必須要想辦法活下去。

回想到今日泡藥澡時身上這蓮花己經半開,距離第一次見到這玩意時過去了四個月的時間,再過四個月或許就是自己死期了吧!想到這些王薑難以入眠。

次日,“爹,娘我去礦場了”王薑與平常一樣說到

“等等,過來把這個帶上”王山抽出負在身後的左手向前遞出一隻隱隱泛著綠光的玉質吊墜解釋到“此物好生配戴,如果有什麼危險就摔碎它,可保你一命”

王薑疑惑的接過,將它放進兜裡,便往礦場的方向奔去。

“為何要將此物給他,萬一他好奇摔了,我們還要在這臭小子身上搭上一件護身的中品靈寶?”薑蓮花十分心痛的說著

“昨夜心境遲遲不平,思來想去也隻有這小子的生死會牽動我的心境。索性就給了他,畢竟一件中品靈寶比不上我在他身上種下的東西啊!”王山凝視著王薑去往的方向言語道

“早知如此,當初便不該答應他去外麵”說罷薑蓮花便隨著王山進屋去了。

石廣村是去往礦場的必經地,村上大部分壯丁也都在礦場作業。石廣村也因礦場而命名石廣。

村後的一座礦山上,一具身影有彆於其他工人,他揹著厚重的籮筐在石林間快速的遊走著

“小王來了?快來搭把手,唉,最近那粥越來越稀了,真是不把我們當人看”力哥抱怨道,他與王薑一樣也是礦場上的一員,隻不過與王薑分在一起。

王薑接過手問到“上次拜托你的事搞定冇有?”

力哥喘口氣道“嘿嘿,你猜怎麼著還真有這麼回事,不過那種特彆曆害的冇有,隻有我爹以前在外麵偶得的一本武功秘籍,我看了眼就是一些穴位與幾個破招式。不過一定能讓你打贏那黃毛。要不要?”

王薑停頓一會道“要了,你跟三孃的事我會幫你出招的”

力哥激動放下挑擔跑到王薑前麵“太好了,我要取媳婦了”而王薑瞬間被這四五百斤的石頭壓到單膝跪地。

一陣鬨劇過後王薑順利的拿到那本武功秘籍,同時他也明白了原來世上真有仙人存在。

因為他前不久叫力哥去辦的不止是秘籍,還有去問村子上唯一一個見過世麵的人,石叔。而力哥是這石叔唯一的兒子。

王薑要問的是這世上是否有那種飛天遁地的人存在。而力哥明確的告訴他,他老爺子是親自見過的。

他們有個共同的名字

仙人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