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無上劍庭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卷 以身祭劍 無極甦醒 第一章 以身祭劍 無極甦醒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禁劍閣,這裡是整個劍門上下一大重中禁地,若冇有特殊情況下任何人哪怕是劍門之主皆是不能擅自靠近此地。

禁劍閣屬於絕對禁區,此地更是被劍門曆代門主所視為不祥之地。不僅嚴禁門中弟子接近這裡,更是以身作則,頒佈重型禁律,但凡本門中人,誰敢擅自觸犯禁律都會被門派法規處以極刑以儆效尤。

這禁律所限製的不僅上至門主,而且下至任何長老以及弟子,整個劍門上下任何人都不得去違背違規,此禁律更是在劍門之中被稱之為最無情的門規。

禁劍閣之所以會成為一處禁地,主要還是這裡麵所封印的一柄劍,一柄被劍門世代門主所稱之為“災禍”的不詳之劍……

此時禁劍閣之中,在一處很是破損的樓階上,正有一個不知名青年靜悄悄的坐落在此。

抬眼見去,他幾乎是遍體鱗傷,但臉上卻冇有絲毫痛苦的神色,就彷彿自己身上那些觸目驚心的傷痕不是他的一般。

他之所以會在這裡,一言難儘!

在劍門之中,能夠走進禁劍閣還不會被門規處罰的就隻會有兩種人。

一種是門中弟子犯了大罪孽後而被門派重罰在此,一般被收押在這的皆是門中的囚犯,屬於將死之人。

而至於另一種則是擁有門主以及高層允許的條件下才能夠進入這裡。

禁劍閣雖說是絕對禁地,但同時也是門派藏匿各種功法劍技以及各種特殊寶物的地方,一般是在門中弟子做了什麼傑出貢獻後就會得到門派獎賞,從而踏進這個絕對禁區。

至於青年為何在這,說起來他並非是對門派做出了什麼貢獻,而是犯下了一件不可饒恕的滔天大罪。

……

青年回想起先前那群宵小之輩得意忘形的麵孔,此時他的心情卻是不為所動,更是平靜的不起一絲波瀾。

虎落平陽被犬欺,事已至此,何以翻身?這一仗是他敗了,不僅敗在了天時地利,而且敗在了所謂的江湖險惡,更是敗在了他為人處世太過於單純。

“將我收押在此,就是想讓我體會煞氣入體所帶來的精神折磨嗎?”

青年目光瞥了眼環繞在四周猶如實質一般粘稠的氣息,臉上浮起一片冷笑之色,他搖頭歎息而道:“不過想法是很美好,隻是很可惜你們的如意算盤打錯了,這些煞氣對我而言可是毫無作用啊!”

身為劍門弟子,他不曾踏過此地,卻也從小到大幾乎聽過無數遍禁劍閣內所謂的煞氣是如何恐怖不已。

在自己還未踏入此地之前,他心中對這裡也是頗為忌憚。

然而當自己被收押在此之後,他卻已然改變了曾經對這裡的種種看法。

那傳聞令人頭皮發麻的煞氣卻是對他的到來毫無波瀾,甚至可以說都有點無視他的意思,以至於他現如今身處險地之中,卻也毛事都冇有。

“就不知簡仁那幾個王八蛋若是知道了,又會是怎樣的心情?隻怕他們打死也想不到這讓人恐懼的煞氣會對我毫無作用吧!”

青年想了想,嘴角卻微微上揚,不經意間露出一抹嘲諷之色。

片刻後,他往四周看了看,嘴上不禁深深歎了一口氣。

如今整個劍門儘落小人之手,若非這些功法劍技上麵留有保護禁製,他是真想拿起一把火將之燒個精光。

這些寶貝雖說都是劍門幾代人所留下來的心血,但閣中這些資源與其白白便宜這群墮落之徒,自己還不如通通毀掉為好。

“看起來你很不甘心啊……”

就在這時,一句突如其來的話語從青年腦海之中炸響。

“誰!”

儘管自身修為不再,但青年深知,這絕不是幻聽,而是有人在暗中傳話於他。

隻不過這道聲音讓人聽起來倒是不怎麼舒服,聲源不男不女且不說,但聽起來卻又像是男女混合在一起的聲道,沙啞不已,更猶如厲鬼在深淵之下的嘶吼,讓人覺得難聽至極。

“閣下有什麼話就請出來指教,躲躲藏藏算得了什麼?”

青年目光從四周掃視一圈,卻並冇有發現任何身影,哪怕是一點點蛛絲馬跡。

整個禁劍閣裡外就這麼大,抬眼望去一目瞭然,周圍書架上除了一些功法劍技以及一些特殊寶物之外,便是再無他物。

眼下這裡邊除了他,根本不可能藏得了彆人或者其他妖物之類,那這聲音又是從何而來?

莫非是……

想到這,青年神色不禁一陣愕然,難道真是撞鬼了?不過腦海之中一想起這裡是什麼地方之後,他臉上卻又是浮現一絲莞爾。

也是,禁劍閣向來邪門至極,作為劍門中人,對此地如何他更是清楚不過。倒也不說彆的,就算這裡邊真的誕生了什麼鬼物,而且還通過什麼特殊法門去修煉得到了靈智,這種事在這個世界之中倒也顯得很是正常不過。

想到這,腦海之中不禁再次傳來一聲話語。

“你是否在祈求強大的力量?”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敢問這與閣下又有何乾?”

青年神色平淡,嘴上侃侃而道。儘管他內心深處正如這傢夥所言,滿是不甘以及憤恨,對力量更是充滿了渴望,但他還不至於就這麼傻傻得去相信這個隻會躲藏在暗中之物所說的話語。

“你不用掩飾什麼,吾能感知到你心中的不甘以及怒火。”

“你想要翻身!”

“你更想要讓那些陷害你的傢夥們得到應有的報應!”

“這……不是事實嗎?”

“你若是想,那就走到祭劍台上來吧!隻要你稍微付出一些小小的代價,吾就可以讓你得償所望,去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話音在青年腦海之中不斷徘徊,句句話語之間充滿了迷惑性。但儘管如此,青年依舊心如明鏡,不為所動。這倒是多虧於他自身的意誌一向堅不可摧,不然還真有可能會被這些話語給蠱惑的團團轉不可。

畢竟這莫名其妙之人所說的話語,句句是動人心絃,的確足以讓眼下他這個處境就猶如溺水之人,抓住那唯一生存的希望。

心中既知此話不可信,青年是搖頭一笑,而就當他想要抱元守一,不再理會那些蠱惑之言時,腦海之中他卻不由自主的想起一個畫麵,這個畫麵很正常,若是在平日裡他會不屑一顧,然而此情此景他卻忽然發現一抹難得的生機!

悄然間他渾身一陣陣顫抖,而這並非來源於害怕,害怕即將麵臨的死亡到來,而是因為想起某件事情極為的亢奮所導致。

“祭劍台!祭劍台!”

“我還以為是鬼物在妖言惑眾,原來這聲音是來自……”

“若是傳說中的,我或許……可以試試!”

青年眼中閃過一抹希冀,刹那間,他的身軀恢複平靜,他不再多想,緩緩從台階上起身,目光看向樓階之上的祭劍台,眼裡充滿堅定之色,緊隨後便轉身麵朝樓階之上走去。

“對極了!”

“很好!哈哈哈,孺子可教也,你做出了最為明知的選擇……”

“上來吧……快上來吧,去迎接你的新生吧……”

見青年此刻有了行動,祭劍台上那數道聲源還在不斷往青年腦海之中傳去,言語中滿是竊喜之意。

青年從下邊往樓階上走去,雖說隻有五個樓階,但僅僅五步之遙對於青年而言卻又是那麼的遠不可及。

當他每向上踏出一步之時,青年隻感覺到一陣陣撲麵而來的陰冷以及炙熱,讓他整個人就彷彿處在冰火兩重天之中一般。

在這種情況下,已然身為普通人的他一不留神,腿腳上不禁一個踉蹌,若非緊急之下他一手迅速抓住一旁扶杆,恐怕早已無力而跌落樓階之下了。

“真詭異!”

儘管有驚無險,但青年心中還是覺得有點憤怒以及無奈,僅僅隻是襲來的氣勢就讓自己吃力不已,原來在自己失去修為之後這**是這般不堪一擊啊。

不再去理會身體上隱隱作痛的炙熱感以及寒冷,他重整旗鼓,再次往樓階上走去,隻不過他抬腳的步伐卻如同龜速,因為這具破損重傷的身軀經過這一天折騰早已達到了極限。

而如今僅僅隻是抬腳就已然讓他感到一陣精疲力儘,眼下這身前緊緊襲來的氣勢,讓他感覺自己就如同是在巨浪下的一葉孤舟,稍有不慎就有翻船的危險。

“如果事情能如我所願,那麼眼前這點挫折對我來說不算什麼!”

這對他而言已是唯一的機會,成則萬事大吉,敗則屍骨無存。後麵是深淵萬丈,他無路可退,隻能向前殊死一搏。

拚了!

青年一咬牙,頂著傷勢一步一步向上走去,雖說五步之遙,但每踏出一步身體上都傳來一種鑽心的痛,讓他感覺自己就彷彿像是在上刀山下火海一般。

不久後,他最終還是依靠著強大的意誌力走到了祭劍台上,隻不過僅僅五個樓階就已是讓他累的滿頭大汗,這其中的不容易也隻有自個能深刻體會了。

“先前與我溝通的恐怕就是你了吧?”

站在這裡,青年深吸一口氣,目光隨後便是望向祭劍台最中央處。

整個祭劍台的四周除了滾燙的熔岩以外,唯一還能映入眼簾的就隻有一柄劍了,而他所看的便是這一柄劍。

這柄劍初入眼簾並未有何特彆之處,其形狀與普通的長劍相比較也無任何區彆所在,而要說唯一有區彆的就隻是這柄劍已然鏽跡斑駁,除了不見其鋒利之處,更是毫無靈氣所言。

青年其實很不想承認就是這麼一柄普通的長劍居然會產生劍靈,而剛纔不斷蠱惑他的話語就是出自此物身上。

想不到這柄被曆代門主所認為的不詳之劍,居然會產生劍靈,真是世事無常。

劍門是本門創始人劍無痕所建立,而這柄劍相傳也是當年他將之封印在此,如今千年已過,此劍居然還能在滾滾熔岩之中不曾融化,倒也足以證明其不一般了。

見這劍靈未回話,青年不急不慢,平淡而道:“雖然不知道你有什麼陰謀要用在我身上,但現如今的我自認為毫無價值可用。”

話落,青年神情有些複雜,微微一抬首,似乎在想些什麼,隨即而言道:“我曾經在一本古籍書上看見過一種世間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祭劍之法,與世俗通常拿靈物去祭劍相比完全不同。

這種祭劍之法極其惡劣,是以劍修的血肉之軀去鑄劍,祭成之後,劍修便是與劍融合為一體。人劍合一,與劍共體,有利有弊,所謂利也就是劍修實力能夠大幅度提升,遠超於普通劍修。相反弊端也就是劍在人在,劍毀人亡。一旦長劍被人摧毀,那麼自己也會變成劍的陪葬品而死亡。”

說到這,青年稍微平複一下心情,他現在之所以站在這裡,想要去做的正是古籍書上所說的那種祭劍之法。

他並非一時糊塗,也絕非是瘋了,而是事到如今他已無任何選擇。

他不想讓彆人隨意定奪他的生命,他的命運由他自己來做主。

所謂我命由我不由天便是如此吧!

“冇想到你小子知道的還挺多!”

許久,一句話語突然間再次傳入了青年的腦海之中。

“千年來你被曆代門主稱為不詳之劍,如果古籍書上的傳說是為真,那麼今日我願以身祭劍,不求之後你能為我帶來翻盤的希望,但求自己軀體能夠不死於歹人之手。”

青年淡淡而道,眼神卻是浮現出一抹前所未有的堅定。

“倒是挺意外的,先前不斷出言本就打算讓你祭劍,看你突然間這麼自覺倒是讓吾免了繼續耍嘴皮子的功夫。”

“不過你可想好了?祭劍不一定成功,失敗了你將會屍骨無存!”

“自古成王敗寇,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我墨亦一家儘敗於歹人之手,我是為敗者,但我不甘心於此。事到如今我雖然是個廢人,但祭劍也是我唯一能夠選擇的結果。至於成與敗,常言道不成功便成仁,一切就看我幸不幸運了!”

“你真不怕死?”

“不怕!”

“既然如此,你還等什麼?”

“但願……爹,娘,還有姐姐,如果我成功了,那麼血海深仇必報。若是失敗了也無妨,黃泉之下我來陪你們!”

話落,他不做多想,整個人朝著祭劍台便是縱身一躍,頓時間熊熊火焰從起四周襲來將他整個人吞噬而去……

“吾在此等了何止千年?直至今日總算等來了一個世間絕品,又豈會讓你祭劍失敗?”

“無極之劍,無極劍體,該甦醒了!!”

與此同時,一道劇烈高亢的劍鳴之聲從禁劍閣中傳開,聲音直上蒼穹,響徹雲霄!

風雲變幻,電閃雷鳴,九天之上,雙月之中落下了兩道黑白之光,而這光芒瞬間便將下方的禁劍閣整個籠罩在其中。

突發異變讓整個劍門上下變得一陣晃動不已,而這劇烈的轟動也已然驚擾了整個門派中人,許多人正往火速朝這邊趕來……

……

而在數個時辰之前……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