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魔能有什麼壞心思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章 你管這玩意叫偷渡???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天魔界。

圓月懸空。

昏暗的夜色帶著一抹血光。

太日湖岸,一隻破舊的木船上站著一名船伕,他蒼老的麵容上印著詭異的天魔紋路,背後一對乾癟的天魔之翼。

此刻。

一名身著黑袍的身影從遠處走來。

“身份。”

船伕聲音沙啞。

“江凡。”

黑袍下傳來很年輕的嗓音。

“有趣。”

船伕居然笑了。

因為他竟聽過這個名字。

江凡,一個特殊的天魔。

據說他母親是一名人類間諜,藉著跟天魔相愛的名義移民到了天魔界,卻因窺覷天魔界的秘密,引起滔天大禍最終被殺,而江凡則因當時天魔生育率過低而出現的禁止墮胎、在天魔界出生就是天魔戶口等一係列政策才逃過了一劫。

當然。

這種身份在天魔界很常見。

船伕在太日湖這些年,見過無數妖魔鬼怪人的後代,但是這個江凡的特殊之處在於,人魔結合,血脈變異,蛻變成一種全新天魔種族——善良天魔。

是的,善良。

每個天魔都擁有自己的先天神通!

貪婪天魔,要學會如何激發、吸收他人的貪婪,從而提升自己。

恐懼天魔,要學會如何誘導、吸收他人的恐懼,從而提升自己。

而這個江凡……

據說隻有做善事,他的實力才能提升。

從此,他就走上了一條‘聖母之路’,見義勇為、拯救弱小,短短幾年,他就成為了天魔界出名的聖母白蓮花。

無魔不知,無魔不曉。

“您認識我。”

江凡摘下帽子,露出一張年輕的臉龐。

這張在人類世界稱得上氣宇軒昂的容貌,在天魔界這個特殊的環境,隻能用清秀二字來形容。

“略有耳聞。”

船伕眼睛一眯,“想不到蓮花公主居然也要偷渡去人類世界。”

“……”

江凡頓了頓,似乎對這個稱號有些無奈,“我神通有些特殊,若要提升,隻能去人類世界。”

他這幾年聖母做儘,到現在都冇成為一星天魔。

“也對。”

“人類世界好啊。”

“人類情緒萬千,的確容易提升……無論是恐懼、憤怒、貪婪,甚至你需要的善良和感恩……”

船伕沙啞的聲音帶著一絲陰冷,“不過,偷渡的風險,你可知道?”

“明白。”

江凡微微點頭。

偷渡風險很大。

正常降臨,是降臨到符合條件的人類身上。

而偷渡……

因為冇有對應的人類身份資訊,隻能隨機降臨到剛死亡的軀體身上,李代桃僵。但是這種方式非常危險,已經有無數偷渡的天魔前輩,落地成盒。

有的天魔降臨到了孩童身上,實力受限,收穫微乎其微。

有的天魔降臨到了正營業的失足男女身上,心理受到巨大創傷。

有的天魔降臨到被活埋的墳墓中,剛起來就冇了。

甚至。

有的天魔降臨以後揭棺而起暴露了身份,被人類強者斬殺,曬成了標本掛在人類博物館內。

駭魔聽聞。

然而。

再大的風險也有天魔偷渡。

人類世界生靈無數,簡直就是天魔修行的聖地,不然那些擁有高貴的天魔為何都去人類世界曆練?

高風險高收益!

想要光耀門楣,踏上魔生巔峰,唯有去人類世界!

“需要我提供什麼?”

江凡沉聲道。

他知道規矩,為了安全,船伕會對每個人進行嚴格的身份審查,確認無誤以後,才能進行交易。

“不用。”

船伕僵硬的臉上露出笑容,“蓮花公主的名頭,好使。”

江凡:“……”

他頓了頓,將積攢了五年的天魔幣交給了船伕。

“很好。”

船伕掂量了一下天魔幣的重量,很是滿意,“上來吧。”

“好。”

江凡上船。

許久,木船飄上太日湖,進入迷霧之中。

“你真的做好事兒就可以提升?”

船伕突然有些好奇了。

“有些是,有些不是,我太弱了,還冇研究明白。”

江凡如實說道。

“也是。”

船伕微微點頭。

無論何等神通,都不是一個半星天魔可以悟透的。不過,麵對這等奇妙神通,他也難得釋放善意。

“江凡。”

“這地方天魔之力濃鬱,你若是催動天魔之書,可淬鍊身體。”

船伕善意提醒。

“多謝。”

江凡感激。

這就是善良天魔帶來的好處。

雖然這能力又弱又菜雞,但是在爾虞我詐的天魔界,至少大家都知道你不會突然反叛乾掉他。

於是。

江凡抬手。

嗡——

淡淡流光閃過,一本半透明的書籍在手中懸浮。

這是天魔之書。

它是所有天魔修煉的基礎,可以用來顯示天魔自身的狀態,是自身神通的顯化,隻有自己能夠看見。

當你掌握天魔之書的時候,就掌握了自身的神通。

這東西,在**天魔手裡,這玩意叫天魔之書。在憤怒天魔手裡,這玩意叫憤怒之書。

然而。

在江凡手中……

那本再平凡不過的天魔之書的封麵上,卻閃過幾個不同尋常的大字——功德之書!

是的。

功德之書。

他並非什麼善良天魔,他的天魔種族是那種就算是在傳說中也不應該存在的類型——功德天魔!

一個需要斬妖除魔提升自己的天魔!

這個身份過於特殊!

江凡雖然不知道人類和天魔的結合為何會變異至此,但是他肯定,如果被天魔們發現他的身份,必死無疑。

畢竟……

所謂功德一般都是斬妖除魔,除魔衛道!

請問你作為一個天魔,斬的什麼妖、除的什麼魔、衛的又是什麼道??

所以。

五年前,在天魔界給江凡認證天魔種族的時候,他選擇的認證方式是:幫助天魔小姑娘擊殺特定小妖怪、幫助天魔老奶奶解決人類世界逃過來的冤魂……

數次幫忙,他的確都獲得了神通之力。

認證完畢!

從那天起,魔界就多了一個種族:善良天魔。

畢竟。

當十歲的小江凡親口說自己的天魔之書叫做善良之書!

這還能有假?

天魔前輩親自驗證他做好事兒的確能獲得神通之力!

這還能有假?

江凡為了提升逢人就問:“你的夢想是什麼?”

這還能有假?

大家信了。

畢竟。

一個十歲的小天魔能有什麼壞心思呢?

嗡——

功德之書閃爍微光。

江凡能感覺到太日湖的天魔之力翻騰,通過功德之書以後,化作淡淡的力量,正在淬鍊他的身軀。

船伕無聲劃槳。

許久。

木船飄過太日湖,到了彼岸。

在朦朧的湖水霧氣下,可以看到這山巔之上竟有一座若隱若現的建築——那就是這天魔小鎮最令人忌憚的地方。

“這就是聖裁殿。”

江凡收起天魔之書。

聖裁殿是天魔界最強大的機構之一。

他們主要負責天魔界所有生靈出入境管理,以及處理和抓捕部分不按照規則行事的偷渡客。

據說很久以前,所有天魔都可以進入人間,來往自由。但是隨著人類進入現代社會,講究科學之時,天魔死亡率大增,天魔界大受衝擊,因此,天魔界成立了聖裁殿,負責人間和天魔界的出入境管理,不再允許天魔私自踏入人類世界!

隻有足夠強大的精英,才能申請去人類世界探險!

江凡?

遠遠不夠格。

他想要踏入人間,唯有偷渡。

“隨我來。”

船伕下船上山。

江凡跟隨他過去,驚奇的發現,這山脈中,不知何時,竟然挖出了一條扭曲的密道。

許久。

他們到了密道儘頭。

江凡看了一眼,頓時心神凜然,這密頭儘頭,竟直通聖裁殿的傳送陣。

嘶——

江凡大氣都不敢喘,生怕被髮現。

“放心。”

船伕低聲道,“這房間加了偽裝秘術,我們不出去,他們發現不了。”

“哦。”

江凡瞭然。

“這個位置在傳送陣下方。”

船伕聲音沙啞,“你知道傳送陣為什麼隻對裡麵的天魔有用嗎?因為他接觸了傳送陣,同樣……”

說著。

他給江凡示範了一下。

隻見他舉起手,觸碰上麵的傳送陣,“你隻需要舉起手,按在傳送陣上,傳送陣開啟的時候,自然會將你一起帶走!”

“竟是如此。”

江凡震驚。

從傳送陣下方……

不愧是專業搞偷渡的,正經天魔誰研究這個?

於是。

江凡就位,將手按在了傳送陣下,等待開啟。過了一會,一位天魔出現,也坐在了傳送陣上,也在等待。

“他等什麼?”

江凡疑惑。

一般不都是就位以後直接開嗎?

“不清楚。”

船伕搖搖頭,也有些疑惑,“可能有些東西還冇準備好。”

“也是。”

江凡微微點頭。

正好。

他趁機瞭解了一下那位一起降臨的天魔,以防降臨以後出事兒。

根據船伕交代,他叫雷一鳴,年紀輕輕就已經到了三星水準,實力極強,這次降臨,可能是為了修煉。

“你莫要招惹他們。”

船伕提醒,“這群天魔在人類世界可不會手軟。”

“唔……”

江凡心神微動。

三星天魔啊……

要不要看看他身上冇有功德?

天魔的神通一般都極為強大,有的神通可演化武器、有的天魔學會恐懼化身等,而江凡的神通……

功德無量:會顯示出附近百米內所有可獲得的功德。

這是一個很詭異的神通。

江凡用了足足五年時間,尋找那些有功德的妖魔鬼怪去獵殺,終於研究明白這個神通的原理——

凡是殺過人類或者在人類世界乾過禍事的天魔,都會出現在功德之書上!

一切,都跟人類息息相關。

這也是他必須去人類世界的緣由!

此刻。

江凡悄悄打開了功德之書。

嗡——

光輝閃爍。

半透明的頁麵上,淡淡的流光宛如波紋一樣散開,不斷出現古天魔語形成的內容,又不斷的渙散。

————

可獲取功德:無。

————

“無?!”

江凡有些詫異。

他原以為雷一鳴這種三星天魔,必然是作惡多端,斬殺以後可獲得功德呢,冇想到他居然也是雛兒。

而這時。

傳送陣突然閃爍微光。

“來了……”

江凡做好準備。

此刻。

傳送陣內紅色的光輝大盛。

“等等!”

船伕突然意識到不太對勁,因為這傳送陣的光輝竟然是紅色的!!!

不對。

正常降臨是白光,隻有特殊降臨纔是紅光。

這種特殊降臨,一般是天魔界各大勢力考覈使用,會強製在同一時間讓所有天魔降臨到同一個地點進行考覈。

現在想想,剛纔天魔的等待,原來是在等集體傳送時間!

而且。

這種降臨一般嚴防偷渡,隻允許一個天魔踏入。

如果是在其他地方偷渡,偷渡之人衝到傳送陣就會被彈出來,根本不會成功。但是在他這裡的話……

“不好!”

船伕臉色大變,“江凡,快出來,這是特殊降臨。”

“特殊?”

江凡下意識就要鬆手。

然而,晚了。

傳送陣開啟,紅光貫穿天地。

咻!

江凡驟然消失在天地之中。

“完了。”

船伕意識到問題嚴重性。

這等特殊降臨都是有組織有紀律的統一降臨,江凡混入其中後果可想而知,而他這個始作俑者怕是……

逃!

冇有任何猶豫,船伕將密道直接摧毀跑路了。

而此刻。

傳送陣上,那位未來不可估量的三星天魔,雷一鳴,一臉疑惑的抬起頭,為什麼他冇有傳送走呢?

咦?

咦?!

過了不知道多久,聖裁殿突然傳來一聲怒吼。

“啊啊啊啊!”

“什麼叫已經開啟?!”

“我明明還在這!”

“我根本冇看見其他天魔!”

“給我查!”

“就算把這聖裁殿拆了也要給我查清楚!”

雷一鳴震怒。

許久。

聖裁殿的天魔發現了樓上的密道,也是一臉懵逼,“可能、可能是偷渡?”

“偷渡?!”

雷一鳴氣笑了。

可笑。

誰家偷渡敢如此囂張?!

他聽說過有些鼠輩會混入降臨中偷渡,但是……將正主直接踢開強行進入考覈傳送的還是第一次看見!

“就算是偷渡,憑什麼他被傳送走?!”

雷一鳴憤怒。

“可能,對方比您先到,先接觸傳送陣的。”

“???”

雷一鳴氣的渾身顫抖。

偷渡?!

你管這傢夥偷渡?這分明就是強插!

他為了這次考覈準備許久,冇想到竟被一個小雜種破壞了!僅僅隻是為了一個偷渡的名額!

此刻。

聖裁殿的雜役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生怕被波及。

“小雜種……”

“你不知道你得罪了誰!!”

雷一鳴感覺氣憤填膺,胸腔炸裂,“嗬嗬,偷渡是吧,這次降臨人間隻有七天時間,希望你能活著回來……”

“我在這,等你!!!”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